耶!

舟渡(虐梗)真的是短篇(文笔差,对不起舟舟嘟嘟😭

       费渡今天起的比往常要早,其实只要不是当晚喝了咖啡或者酒精饮料,他一般都起得挺早的。不像骆闻舟即使每天出门急成个龙卷风,也是会能多赖一分钟床就会多赖一分钟的人。不仅如此,那人还有非常大的起床气,因此骆一锅每天就是个得遭罪的倒霉娃费渡想到这,偏过头看了看躺在猫窝里呼呼大睡的骆一锅,他已经是一只老猫了,从这两年开始变得越来越爱睡觉每天躺在猫窝里一动不动的像个晒太阳的老头似的。骆一锅是不爱闹腾了,但是家里依然不安分。费渡之前抱回来的那只小野猫不仅没让骆一锅一掌呼死,反倒是颇有长成女版骆一锅的意思。女版骆一锅走路都带着风,像个女寨主。不过此女寨主跟前山霸王比起来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费渡饶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哥,也被那新晋山霸王锻炼成了一个实打实的铲屎官。

        要是骆闻舟知道,这会儿肯定又要对他来一个浮夸的嘲讽和嘲笑,费渡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出他的语气

“要是你在,骆一锅可能还能蹦起来骆寨主打一架”费渡边说边在抬起头,视线转到了镜子里的自己,慢慢的深吸了一口气,伸起手想把镜里那个眼角的泛红抹去。

         收拾好自己,又给俩猫准备好了足够的食物跟水带上之前骆闻舟给他买的围巾走到门口。门口上那张纸条还在,他现在已经习惯了每天在门口打开手机天气APP。“emmm师兄,对不起,穿秋裤实在太肿了,我爱你。”费渡为自己不穿秋裤找了一个自认为绝佳的理由,又回头看了看两只正在熟睡的猫便出了门。

         在去医院的路上,拿了昨天就订好的玫瑰花拎进了医院。

         “费先生,你来了啊”

          费渡朝护士笑了笑,点了点头。

          “辛苦了,这么早就开始工作,一点心意,不用客气”费渡把手里刚刚在路上顺便买的小糕点放到了护士台。

          “费先生真是太客气了”护士笑着说“病人今天情况不错,快去吧。”

           “好的,多谢”费渡跟护士道了谢,转身朝病房走去。

            两年了,当骆闻舟被医生判定为植物人到现在已经两年了。这条走向病房的路,费渡已经走了两年了,每一天的心情都是不一样的。好似心从两年前开始碎成一块块,每走向一次房就换一块痛。

         到了病房门口,费渡照例在门上敲了敲,在等了大概有一分钟确定没有回应之后,便推开了门,慢慢踱了进去。拿过床头的花瓶,把上次的花拿了出来,插入了新带来的玫瑰花。不多不少,九枝。多了骆闻舟肯定又要嫌弃他乱花钱。“长长久久”刚刚好。放好东西,费渡走到床边,直接做到了床上。伸手摸了摸骆闻舟的头。

       “你这头以后要用多少发胶才能定型啊?都快跟陶然哥有的一拼了。”费渡慢慢捋着骆闻舟的头发,眼睛注视着骆闻舟紧闭着的双眼以及变得瘦削的脸庞。俯身亲了亲骆闻舟的唇。费渡每次来医院都要用棉签沾一点润唇膏擦拭骆闻舟的干裂的嘴唇。

       “不然我怕你会难受,我舍不得”

       费渡拿着棉签突然想起之前他受伤的时候,骆闻舟大概是觉得他嘴馋,拿了蜂蜜水也是像这样擦到他的嘴上。

       “我那时比你好一点,还能舔你手指头,你呢?要不我让你还回来?”费渡放下了棉签,俯身怀抱住了骆闻舟。

       “你把我手指头咬断了,我也原谅你,好不好?”

       “我想你了。特别想。”


          

评论(1)

热度(37)